<address id="xnfdl"><listing id="xnfdl"><menuitem id="xnfd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nfdl"></address>
<address id="xnfdl"><nobr id="xnfdl"><meter id="xnfdl"></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xnfdl"><listing id="xnfdl"><meter id="xnfdl"></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nfdl"></address>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院校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培訓 > 院校動態

教育扶貧托起涼山希望 鄉鄉有標準化學校 村村有學前教育點 實施“九+三”職教計劃

時間:2018/8/15 16:44:17   作者:admin   來源:中國教育報   閱讀:0   評論:0
內容摘要:大涼山即景。視覺中國涼山州金陽縣新寨子村小學圖書室建得有模有樣。張學軍 攝■打贏教育扶貧攻堅戰 沿著總書記的足跡走進國家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特別報道④●涼山州開辦村級幼教點3096個,全州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83.4%●“十二五”以來,涼山州財政性教育經費累計投入達579億元,2011...

778887_wuy_1534159116448_b.jpg

大涼山即景。視覺中國

 752946_zhangp_1530706622777_b.jpg

涼山州金陽縣新寨子村小學圖書室建得有模有樣。張學軍 攝

■打贏教育扶貧攻堅戰 沿著總書記的足跡走進國家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特別報道④

●涼山州開辦村級幼教點3096個,全州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83.4%

●“十二五”以來,涼山州財政性教育經費累計投入達579億元,2011至2017年教育支出在地方財政支出中所占比例達24.67%

●涼山州實施“9+3”職教計劃,11個深度貧困縣的9444名學生到內地優質學校就讀

涼山彝族自治州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北起大渡河與雅安市、甘孜州接壤,南至金沙江與云南省相望,總面積6.04萬平方公里。涼山有彝、漢、藏、回、蒙古、苗、傈僳、傣、納西、布依、壯、白、滿、土家等14個世居民族,總人口521萬,其中彝族人口275.7萬占52.92%,是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四川民族類別和少數民族人口最多的地區。

1935年中央紅軍長征過涼山,巧渡金沙江、召開會理會議、舉行彝海結盟,順利通過彝區,繼續北上。紅軍在涼山境內歷時28天,途徑州內10個縣市,書寫了“巧渡金沙江”等輝煌歷史篇章。特別是紅軍先遣隊司令劉伯承與彝族首領小葉丹在彝海邊歃血為盟,結義為兄弟,紅軍順利通過彝區。“彝海結盟”是紅軍長征途中的十件大事之一,是黨的民族政策的光輝典范。

 “衛星發射在西昌”,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以州府所在地西昌聞名,還有1935年紅軍長征過涼山,書寫的“巧渡金沙江”“彝海結盟”等輝煌歷史篇章。

盛名之下,涼山實際是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典型的深度貧困地區。全州轄17縣市,其中11個民族聚居縣為深度貧困縣,截至2017年底,仍有貧困人口49.1萬、貧困村1118個。

千山迢迢,萬水重重。今年2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赴涼山考察并明確指出,“最重要的,教育必須跟上,決不能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教育扶貧,成為涼山州整體脫貧攻堅的重要組成部分。

重任在肩,刻不容緩。涼山州委、州政府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落實中央大政方針和省委、省政府脫貧攻堅決策部署,按照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智的思路,大力推動各項教育扶貧政策,緊緊聚焦“義務教育有保障”“鄉鄉有標準化學校”“村村有學前教育設施”等目標,千方百計補齊教育短板,努力從源頭上打破貧困“積累循環效應”,“不能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愿景一步步成為現實。

近日,記者來到大涼山,來到習近平總書記考察過的三河村、火普村,感受彝族老百姓精氣神的變化,感受大涼山教育的巨變。

一村一幼,從根本上阻斷貧困代際傳遞

“1像鉛筆能寫字,2像小鴨水中游……”初夏的早晨,20多個彝族孩子稚嫩清脆的聲音傳出教室。

這里,是涼山州昭覺縣解放鄉火普村幼教點。

    幼教點占用的是村委會的幾間屋子,午休房、洗手間、功能教室……麻雀雖小,一應俱全。“孩子們的午餐是免費的營養餐,有牛奶、面包和火腿腸等。”幼教點的兩名教師之一張牛牛介紹說,“最重要的是孩子們在這里養成了勤洗手、不隨地吐痰等好習慣,學會了說普通話,為以后上小學打下了語言基礎。”

“不像我們小時候,六七歲了還只能跟著父親去放牛,上小學了才開始學普通話,學習上很困難。”剛滿22歲的張牛牛靦腆地說。

張牛牛小時候的情況,曾經在彝族孩子中十分普遍。

上個世紀,大小涼山彝區“一步越千年”,從刀耕火種的時代直接跨入社會主義社會。老百姓普遍沒有學前教育的概念,加上家庭貧困等原因,往往是“羊放到哪兒,娃娃就帶到哪兒”。沒有良好的學前教育,學生便難過通用語言“第一關”,繼而嚴重影響小學、初中學習。聽不懂老師上課、難以融入學校環境,成了學生輟學的重要原因。據涼山州教育局調查,有的縣高中毛入學率不到10%。

為了幫助民族地區幼兒過好國家通用語言關,從根本上阻斷貧困代際傳遞,2015年10月,涼山先行在彝區10縣啟動“一村一幼”計劃試點,隨后在全州17個縣市推開。各縣市遵循因地制宜原則,充分整合利用富余公共資源,通過改造村委會活動室、學校富余校舍、閑置村小、租用民房、新建等措施設立幼教點。按照“大村獨立舉辦、小村聯合舉辦”的思路,發展出“一村一幼”“一村多幼”“多村一幼”等多種形式,每個點開設一個或多個混齡班,每個班容納30名左右適齡幼兒。個別居住特別分散、人口特別少的村,舉辦了流動幼教點、季節班。

涼山州教育局局長游開軍介紹,目前,全州開辦村級幼教點3096個,設立教學班3963個,招收幼兒12.54萬人。

短短幾年間建立數量如此龐大的幼教點,教師如何配備?資金如何跟上?

喜德縣冕山新橋小學幼教點輔導員翁古伍來畢業于四川省彝文學校學前教育專業,在喜德像她這樣具有教師資格證,且懂彝漢雙語的輔導員有300多名,分布在全縣100多個幼教點。

    “所有輔導員均在全縣范圍內分批公開招考。”喜德縣教育局局長車波告訴記者,縣里將參加考試的人員按照成績排序,納入人才庫,一旦有輔導員離職,能及時依次遞補,保證每個幼教點輔導員在崗。

據介紹,涼山州制定了《村級幼教點輔導員聘用條件和程序》,由縣(市)教育部門嚴把輔導員選聘入口關。11個民族聚居縣、安寧河6縣市少數民族鄉鎮,必須選聘雙語輔導員,最終選聘雙語輔導員5466名。其中,本科學歷人員3.12%,專科學歷人員51.67%,高中學歷人員37.96%,高中學歷以下人員7.24%;學前教育專業占比44.5%。

同時,涼山州制定了《“一村一幼”學前教育輔導員培訓方案》,堅持先培訓、后上崗,按照分類培訓、分級實施的原則,采取州級培訓骨干、縣級全員培訓和集中面訓、幼兒園實訓相結合,大力開展輔導員培訓,使輔導員基本掌握幼兒教育教學基本規范、幼兒一日活動流程和常規管理策略。目前,州教育局共組織了12期州級培訓,1585名骨干輔導員參加。

投入方面,涼山實施學前教育3年保教費減免政策。從2016年春季學期起,減免公辦幼兒園、小學附設學前班、“一村一幼”、“一鄉一園”的在園幼兒學前3年保教費,省級補助每生每年700元。從2017年春季學期起,涼山州對彝區10縣、木里藏族自治縣農村在園幼兒(含“一村一幼”)實行每人每天3元的生活補助,全年按200天給予計算;“一村一幼”開辦以來,各級財政共投入資金5.9億元。

游開軍介紹,有條件的幼教點還采取幼教點食堂供餐、中心校送餐、中央廚房送餐、蛋奶模式等形式為幼兒提供午餐,已有2604個幼教點提供幼兒午餐。

短短幾年過去,“一村一幼”實施效果凸顯。

“以前接手一年級,數學課常常上得像語文課,得先慢慢教他們普通話。”對比“一村一幼”實施前后學生的變化,普格縣五道箐鄉中心小學從教19年的教師王英體會深刻。她說:“‘一村一幼’幫孩子們掃清了語言障礙,進入小學后,他們學習熱情更高、習慣更好、能力更強。”

金陽縣學生家長阿諾左諾聽說學校里辦了幼教點,把兩個孩子都送到了學校。他曾經到西昌和昭通等地賣花椒,漢語講不好,賬也不會算,做點小生意,總是“折本”。“過去,我們的想法是‘睡席夢思也是一天,睡石頭也是一天’。現在,不能再讓孩子吃沒有文化的苦。”

游開軍表示,“一村一幼”計劃創新發展學前教育,大大推進了涼山州學前教育的發展,切實解決了民族地區學齡前兒童因不懂普通話進入義務教育后上課聽不懂、學習跟不上的問題,從源頭上打破了貧困“積累循環效應”,從根本上阻斷了貧困代際傳遞。

“總書記來考察的時候曾經叮囑我們,村里孩子的學習都靠我們,要好好教育孩子。今后,我不能辜負總書記的話,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孩子們教好。”張牛牛說。

加大投入,千方百計補齊教育短板

沒到過涼山的人,很難想象這里辦教育的難處。

木里藏族自治縣中學教師何永珍最早在村里任教,想起以前辦學的狀況都倒吸一口涼氣:“一個班上的學生來自四五個牧場,騎馬騎四五天才能到縣里。”

兩個數字可以佐證:木里縣,1.04萬平方公里;涼山州,6.04萬平方公里。在這片土地上,傳播現代文明,擺脫愚昧貧困,要穿越座座深山、片片草場。

在這里辦教育,教師們要做很多內地教師本職工作以外的事情。

普格縣普格中學教師張鵬說:“這里早婚早育的風俗根深蒂固,我們會請彝族德高望重的人來講課,開辦針對女學生的醫學講堂,講文明婚嫁;有時還要開防艾防毒講座。”

在這里辦教育,教師們不只要教好學生,還需要守住學生。在早婚、打工等種種挑戰面前,控輟保學仍然還是這里教師們的硬任務。

為此,涼山州建立完善摸底排查、聯控聯保、行政督促、動態監測機制,實行控輟保學“六長”責任制(縣市長、教育局長、鄉鎮長、校長、村長、家長)、“雙線八包”工作機制(縣級領導包鄉鎮、鄉鎮干部包村、村干部包村民小組、組干部包戶、教育局領導包學校、學校領導包村小、班主任包班、科任教師包人),出臺義務教育控輟保學“一方案三辦法十制度”,壓緊壓實控輟保學責任,全面封堵失學輟學漏洞。全州義務教育階段學生78.79萬人,小學、初中適齡人口入學率分別達99.72%、97.39%。

同時,涼山州加強扶困助學,杜絕家庭貧困學生因貧失學。著力構建以政府為主導、對口支援、社會參與,“獎、貸、免、減、助、補、扶”等形式相結合的貧困學生資助體系和機制,疊加各類資助政策,優先幫扶、精準幫扶家庭經濟困難學生,杜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因貧失學。十五年免費教育惠及113萬名中小學生;27萬名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享受資助;各貧困縣均設立不低于300萬元的教育扶貧救助基金,用于幫助解決貧困家庭子女上學困難。

習近平總書記赴涼山考察時到過的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吉好也求家就是建檔立卡貧困家庭之一。如今,吉好也求家的4個孩子,老大在上中學,老二在三岔河鄉中心校上六年級,老三在三岔河鄉中心校上二年級,最小的女兒即將去幼教點上學。

說起4個孩子,吉好也求的妻子馬海子呷滿臉笑容:“政策太好了,孩子們讀書不用花一分錢,我們一定努力過上好日子,好好供他們讀書。”

“不讓任何一名學生因貧困而失學”“保障每一個孩子受教育的機會”,這不僅是涼山州政府的承諾,更是一項項落到實處的政策。學前教育減免保教費;義務教育全部免除學雜費、教科書費、作業本費,家庭困難寄宿學生享受生活補助,營養午餐全面實施;普通高中免學費和教科書費,困難學生享受生活補助;中職學生全部免學費,困難學生享受生活補助……在涼山,千千萬萬貧困家庭孩子正在受惠于此。

涼山州的目標不止于人人有學上,而是人人上好學。為了這個目標,“窮財政”辦教育的民生工程在這里一步步推進:按照“缺什么、補什么”原則,配套完善義務教育學校教學用房、教學輔助用房、學生宿舍、食堂、浴室、廁所和設備設施,全面改善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大力實施“全面改薄”、十年行動計劃、教育扶貧提升工程、大涼山彝區教育振興行動計劃等項目,著力化解“大校額”“大班額”“大通鋪”“小食堂”,確保鄉鄉有標準化學校。

    為了人人上好學的目標,“十二五”以來,全州財政性教育經費累計投入達579億元,其中人員經費371億元、公用經費96億元、改善辦學條件經費112億元。2011年至2017年,教育支出在地方財政支出中所占比例從17.99%提高到24.67%。

僅涼山州府西昌2012年新建的占地150畝的西昌航天學校,政府就投入了2.6億元。能容納5000人同時就餐的3層食堂、400米標準塑膠運動場、各類實驗室……走在疏朗有致的校園里,很難想象這是一所位于城鄉接合部的學校。

更讓人驚嘆的是,這所學校還有課堂錄播教室、電子聽評課室、電子備課室、交互式智能黑板、電視書包教學班、電子閱覽室、完備的校園監控系統……“我們的教師已經完全擺脫了一支粉筆、一本教科書的傳統教學模式,信息化建設已經滲透到學校工作的方方面面。”西昌航天學校副校長張凌燕說。

在涼山,教育信息化已經邁出堅實步伐。如今,全州中小學互聯網接入學校達74%;義務教育階段建成班班通多媒體教室達72%;師生實名制網絡學習空間教師注冊66.77%,學生注冊34.51%。著力擴大現代遠程教育覆蓋面,普通高中采用成都七中優質資源、初中采用成都石室中學優質資源開展遠程錄播教學,小學以“本土化”的優質教學資源為重點開展遠程植入式教學。

貧困地區辦教育,最難的是留住教師。涼山州堅持實施人才強教戰略,優化農村教師隊伍結構。5年來,全州公開招聘教師5536人,各縣市到高校考核聘用中小學教師3145人。自實施特崗計劃以來,累計招聘特崗教師9772人。加強教師隊伍培訓,每年培訓教師1萬余人次。對11個民族聚居縣17303名農村教師每人每月發放不低于400元生活補助,努力讓農村教師“進得來、留得住、教得好”。

這幾年,何永珍參加了國培、省培等不少培訓,最讓她難忘的,是在成都和四川省名師一起上了節同課異構的課。“我準備了很長時間,但還是發現自己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只有這樣對比,才能找到自己的差距。”何永珍說。

技能扶貧,提升農牧民脫貧致富能力

的呷莫是來自喜德縣的彝族農村姑娘,她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能走出大山。

因為州里的“9+3”中職免費教育政策,2014年9月,的呷莫在家人的支持和期盼下來到了承擔“9+3”任務之一的成都工程職業技術學校就讀幼教專業。“學費全免,還有生活費補助,沒有一點后顧之憂。”的呷莫說。

競選班干部、進入學生會、當學團委副主席……3年間,的呷莫從自卑走向自信。3年之后,的呷莫帶著“優秀畢業生”的榮譽稱號畢業,并在學校組織的用人單位現場招聘會上脫穎而出,被一所學校錄用,很快成長為教務主管。

 的呷莫的故事是涼山“9+3”免費職業教育計劃受惠者的縮影。

2009年,四川省在藏區探索實施“9+3”計劃,即在9年義務教育的基礎上,對藏區孩子提供3年免費中職教育。隨后,該計劃推廣到四川民族自治地區51個縣市。

近年來,涼山州深入實施彝區、藏區“9+3”免費教育計劃,每年在彝區10縣和木里縣招錄4800余名初中畢業生到內地優質中職學校就讀。對這些中職生,四川省給予免除學費、補助生活費和雜費的資助。

目前,涼山11個深度貧困縣共有9444名學生就讀于成都工程職業技術學校等內地32所省屬重點職業學校。為了這近萬名學生上好學,涼山還派出了“9+3”駐成都聯絡組和各校駐校干部84名,幫助學生接受思想品德教育、開展課外文體活動,做好“9+3”畢業生升學和就業工作等。

花大力氣狠抓職業教育,目的在于幫助廣大農牧民脫貧致富。游開軍說:“組織少數民族學生到內地接受高質量職業教育,可以有效提高就業創業能力,有助于實現‘解決一人讀書、實現一人就業、帶動一個家庭脫貧致富’目標。”

鹽源縣博大區彝族小伙子則阿色是四川省商務學校2014級烹飪專業學生,2017年畢業后就被成都市一家火鍋店“搶走了”,現在月收入已經有六七千元。“只要不怕苦、不怕累,踏踏實實學習、工作,就能在學成之后改變自己的命運,改善家庭的現狀。”則阿色樸實地說。

涼山“9+3”學生的成績不止如此。涼山“9+3”駐成都聯絡組負責人王正友介紹說,“9+3”對口單招的優惠政策,也讓更多苦難家庭子女實現了大學夢。2014級和2015級涼山“9+3”畢業生升學共計1660名,將從本質上讓1660個家庭從思想上脫貧,從而帶動物質脫貧。

除了異地培養外,涼山還采取自主辦學、聯合辦學等方式發展職業教育。“我們堅持把職業教育作為推進脫貧攻堅的重要舉措,州級財政每年安排職教攻堅經費2000萬元,用于加強職業教育基礎能力建設。目前,全州中等職業學校達到18所(含兩所技工學校),在校學生3.08萬人。”游開軍說。

技能扶貧,扶助的不僅是代表大涼山未來的孩子們,還有當下的農牧民亟須脫貧的現實。

暑假剛剛開始,西昌學院專家、教師便馬不停蹄地奔向田間地頭,利用科研和專業優勢,開展烏洋芋育種和種植技術指導。“聽了老師們的講解,才知道烏洋芋的價值。今后,我們要科學種植,把小小烏洋芋做成大產業,早日奔向小康。”四川省涼山州普格縣東山鄉東方村四組的一位村民高興地說。

2015年4月,西昌學院獲準立項建設四川省高等學校工程研究中心“四川馬鈴薯工程技術中心”。僅僅經過500多天的連續研究,該中心便取得了11項國家專利技術,研發出18種馬鈴薯系列產品,為馬鈴薯主糧化與涼山彝族地區脫貧致富作出了積極貢獻。

如今,涼山已有越來越多職校、高校參與到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中來。高山草莓、羊肚菌、西門塔爾牛、農家樂……在涼山各類院校專家、教師的奔走下,在這片“萬紫千紅花不謝,冬暖夏涼四時春”的豐饒土地上,彝族老百姓干勁十足,日子節節攀升。


本類更新

本類推薦

本類排行

Copyright ©2018 www.cseurope.net
梦想彩票 779彩票 | 3cp上彩票 | 彩8彩票 | 天冠彩票 | 三分时时彩 | 环彩网 | 快发彩票 | 中乐彩 | 云购彩票 | 大赢家彩票 | 久彩彩票 | 同城彩票 | 彩宝宝彩票 | 久久彩票 | 时时彩宝典 | 金丰彩票 | 九州时时彩 | 五六彩票 | 地球人彩票 | 60彩票 | 盛兴彩票 | 新天地娱乐 | 盛世娱乐彩票 | 一品彩票 | 东方彩彩票 | 财神彩票 | 分分彩 | 中彩啦彩票 | 辉煌国际彩票 | 大福彩票 | 新火彩票 | 500VIP彩票 | 大红鹰彩票 | 统一彩票 | 聚福彩票 | 乐彩彩票网 | 彩宝彩票 | 好彩彩票 | 苹果彩票 | 9号彩票 | 金马彩票 | 红运彩票 | 福利宝彩票 | 好彩票 | 菜鸟娱乐 | 乐发彩票 | 云鼎彩票 | 三分彩时时彩 | 同城彩票 | 大乐透赢彩票 | 九歌彩票 | 全民彩票 | 51中彩彩票 | 优彩彩票 | NBA彩票 | 苏宁彩票 | 98彩票 | 云购彩票 | 彩八彩票 | 平安彩票 |